记得以前他戴过一阵子矫正牙齿的金属牙套。

一次我们在一起复习功课,我实在无聊,让他在我胸前亲亲。

他也是一时性气,在上面乱拱一气,结果我的液窝的毛全都勾在他的牙套上,疼的我大呼小叫,身边又没有剪刀,我们只能在家里保持那个委琐姿势去找剪刀。